Megu

什么都不会|FGO|刀剑乱舞|型月|基本乙女推

[伯爵咕哒子]甘甜之味

小甜饼好吃😘

槐樱:



“我想吃巧克力。”


有着明亮发色的少女这样说着。她长的不是很高,从外表来看,是可以称之为娇小那一型的,此刻正双手叉腰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着他。爱德蒙挑着眉还没来得及回复,她已经啪嗒啪嗒跑过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了。


“咳……就那个,突然想吃了。”


“突然想吃?”


面对投过来的疑惑目光,藤丸立香直起腰板有些开心的转过头去,“对的对的,我今天啊,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好甜好甜的巧克力山!”她双手比划着,“我左看看右看看没有人,然后就扑上去啃了一口——哇,好吃!那种苦中带甜的味道实在是太棒了——虽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啃胳膊啦,啊哈哈哈……”


爱德蒙饶有兴趣的看着喋喋不休的少女,还心情很好的吐槽她,“那我可以想象,你早上起来的时候胳膊上一定都是口水。”


“都是……也没有那么夸张啦。”立香有些生气的挥了挥拳头,转而有些心虚的漂移了一下眼神,“就……一点。一点点而已嘛!玛修可以帮我作证!”


“作证?你们又不住同一间屋子,怎么作证?”像是想到什么好事一样,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看起来有些恶劣的笑容,指指她,“啊,你的领子上有口水印。”


“诶!?”


藤丸立香呆了一呆,立刻低头去看。她使劲揪了揪领口,露出了一小片白净的皮肤,还有弧度优美的锁骨。爱德蒙的视线轻轻扫过,然后看向她才发现自己被戏弄了而鼓起的脸颊。她的脸离得有点近,染上了浅浅的蔷薇色。


“你又戏弄我!也对啊,都换过衣服了怎么可能会留下口水嘛——”


爱德蒙轻巧的回避了她的抱怨,“可能是我看错了。所以,你想吃巧克力这个话题是到底是想做什么?”真是……该怎么说他的御主呢,这种说话方式,以前果然是把口水流到衣领上过吧……爱德蒙努力忍住快要翘起的嘴角,神情一本正经。


少女的表情一下子又变得有些纠结起来,犹犹豫豫的没有立刻开口。


好半晌她才期期艾艾的张口,“那个……就是,你知道的嘛,之前被下了甜食禁止令,巧克力被达芬奇亲给收起来了……能陪我一起去拿点吗?”句尾已经快被她吞进喉咙里了。藤丸立香自知理亏,但又忍不住把闪亮亮的期待眼神投过去。


 


要说为什么吃个巧克力需要跑来求助别人呢,还是因为不久之前发生的事——


藤丸立香得了蛀牙。


都说牙疼不是病,但病起来真要命,这一句话,她是深切的体会到了。怎么待着都疼,一阵一阵的甚至让她在床上直打滚。最后她也只能捂着有些肿起来的脸颊,愤愤然控诉一起偷偷摸摸吃甜点的伙伴罗曼医生:“明明你偷吃的时候比我还多!为什么最后是我得了蛀牙啊!”


“我……我也不知道啊,立香酱!”罗曼医生一边弱气的苦笑着一边挠头,“可能是……运气问题?”


“……”


“还有要好好刷牙。”


“……我当然有好好刷牙啦笨蛋医生!?”


之后一阵兵荒马乱,藤丸立香总算是没有因为蛀牙而倒下。本来和罗曼医生约好了把这件是当做私下的秘密,却不知道怎么被达芬奇亲给知晓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那个有些危险的语气让立香抖了三抖。她连忙绞着手指讨好的看向达芬奇。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达芬奇在和善的笑,看起来却非常恐怖,“啊,啊哈哈哈……意外,真的只是意外哦?”


“嗯嗯,我懂我懂。”达芬奇继续微笑,语气轻快又坚定,“好,既然如此就免掉你和罗马尼的甜点三个月吧!”


“诶不是吧!!?”“等等为什么我也被禁止吃甜食了!?”


——如上的二重惨叫,在那一天的迦勒底久久没有消散。


 


从那一天起,全迦勒底的甜食都被达芬奇牢牢的掌控住了,哪怕偷偷去求助卫宫也只得到了他用困扰的表情说着“恕我爱莫能助,master”的回复。藤丸立香虽然并非嗜甜如命,但凡事越是被禁止越是容易让人惦记——她已经好几次一边做梦吃甜点一边啃着胳膊醒了。她试探性的问过罗曼医生,结果对方很怂的飞快摇头说还是算了吧算了吧我可不敢去惹达芬奇亲。


眼看着各方求助无果,藤丸立香抱着最后的希望跑来问爱德蒙。


特别是,她才听说前两天买了一些进口巧克力,并且就放在达芬奇的工房里。


咕咚,想到巧克力这个词,她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她几乎能想象到巧克力在口中化开的曼妙滋味。


“不是拿而是偷吧,我亲爱的master?”爱德蒙笑了起来。不是平时那种意气风发的高声大笑,而是看到有趣事物时忍不住捉弄的轻笑。他慢慢凑过去,金色的瞳孔映着少女白净的脸庞。


——闻到了浅浅的香味。


可能是离得太近的缘故吧。那味道闻起来十分甜美,和她常用的洗发水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爱德蒙忽然想起曾经在战场上抱着她奔跑时闻到的香味,专属于她的香气。


 


“——那好吧。”


 


下午的时候,达芬奇难得有事没有呆在工房。不远处,走廊前方的拐角缓缓冒出一根橙色呆毛,接下来是毛绒绒的脑袋。藤丸立香一脸紧张的东张西望,她的任务是帮爱德蒙把风。虽然大概似乎达芬奇不会立刻回来……但还是谨慎些好!她给自己鼓劲似的握了握拳。


其实来拜托爱德蒙也是有原因的。以他超高速行动的能力,去工房里拿一下巧克力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吧,而且一盒就够了。


立香并非没有想过可能会暴露的事,比如正好撞上达芬奇亲回来啦,比如偷偷拿了一盒被发现啦——然而在被禁止甜食半个月后,她实在是忍不住了。虽然也明白对方是为了自己好,但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嘛。


……这样想的话自己简直就像不听话的小孩子一样。虽然从某种方面上来说也没有错啦。


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达芬奇亲存在的时间都比自己要久远的多。她是天才,是伟人,更是迦勒底中一直支援着自己的最温暖的存在。


“……但是……还是想吃巧克力啦。”


所以不好意思啦达芬奇亲,请允许我这一次的小任性吧……!


 


爱德蒙并没有让立香等的太久。仅仅五分钟后,他从达芬奇亲的工房里出来,还很轻松的把门关好。


“你想要的是这个吧?嗯,先去你的房间吧。”


立香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然后拉着他的斗篷快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两个人进去之后,她才长舒一口气,一下子坐到床上,用有些闪亮亮的眼神看向爱德蒙。只见他优雅的拉开椅子坐下,从斗篷下方拿出一小盒包装精致的巧克力。那真的是很小的一盒,从外观来看大概也就能装下几颗吧。


“前面的英文……什么意思啊?呃,算了,chocolate这个词我还是认识的……”立香忍不住向爱德蒙那边挪过去,手才刚刚伸向桌子包装盒的时候,却被他举了起来,“喂喂喂,说好的帮我拿的——分,分你一两颗也是可以的哦?”


“只有一两颗吗?”爱德蒙笑了起来,那笑容不可抑制的扩大,“呵呵呵……库哈哈哈哈!天真的master啊,我似乎只是答应去拿,但并没有说要给你吧?”


“诶?”看着他促狭的笑容,立香一下子没回答上来。“笑……笑什么啊!不对不对,说好了的,是帮我拿的!”


她伸手去够,但无路如何都是只差一点就能抓到。在徒劳无功的几回合往来后,她终于明白过来爱德蒙只是在戏弄自己而已。他看起来心情似乎很好,一直带着笑意,这让立香有些生气的鼓起了嘴。


“……确定不给我吗?”


“那要看你能不能拿到啊。”


与其说是戏弄,不如说是心血来潮这样性质的东西吧。


 


‘我猜立香酱也差不多要忍不住了吧?这里面是据说味道很好的酒心巧克力,记住让她别吃太多——从会不会醉还有会不会再得蛀牙两个方面来说。你要好好叮嘱她哦?毕竟这是伟大的达芬奇亲的特别嘉奖嘛!’


在爱德蒙进去之后,桌子上放着一盒巧克力,下面压着的字条写着如下字样……简直是完全被她看穿了。


藤丸立香已经绷紧神经很久了。随着战斗越来越严峻,她获得的不止是经验的积累,还有疲劳与压力。她不敢走错一步,或者说是不能——因为些许的差错有可能带来不可逆转的绝望。


——她毕竟是拯救世界的最后的希望了。


有多久没有好好露出笑容了?有多久没有这样像个符合年龄的孩子一样任性了?


爱德蒙回想的时候发现,看到的竟然都是她在战火中表情坚毅的侧脸。


就在这一晃神的功夫,因为动作迟了一步——腰被她抱住了。


 


“啊哈!这下子跑不掉了吧!”因为那份冲劲,立香抱着他的腰直接扑倒在地上。才刚得意洋洋的说完,似乎意识到现在这个样子过于亲密了。她的脸再次染上了蔷薇色,但还是硬撑着趴到他身上去够掉落在不远处的巧克力盒子。


但她被他环抱住了。下意识的。


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脸靠的很近。


她的脸很红,嘴唇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明亮的双眼睁的大大的,又显得有些湿润。


“爱……爱德蒙?”


立香的心跳停了一拍。


多么老套的情节。多么微妙的场景。这种——该说是什么样的心情呢……突然间令她难以呼吸的悸动,还有一直促使她总把视线投向爱德蒙的感情,仿佛瞬间在身体里炸开了。它叫嚣着冲向四肢百骸,冲向脑袋,冲上脸颊。


……自己或许看上去非常蠢吧。她突然想。


“笨蛋。”


爱德蒙忽然叹了口气,把她扶了起来。然后捡起不远处的巧克力盒,撕开后拿出一颗巧克力。它是圆形的,外面包着一层锡纸。


“要吃吗?”他问。


“当然!”立香像是为了掩饰什么一样大声的回应。


爱德蒙撕开锡纸,然后——


 


包装的锡纸掉到地上了。但是他和她都没有去管。


原来是这样的味道啊。一开始是苦涩,慢慢化开却是甘甜。咬开内芯,酒精的味道在口腔里扩散。


爱德蒙想着。


的确如达芬奇所说,是很好吃的巧克力啊。


一会再告诉立香不能吃太多这件事吧。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其实这篇是由于flag产生……为了出货的拉二兑现诺言。但为啥不写拉二?因为我感觉写不好他啊(


仍然是甜饼,糖分是好文明啊w


下面是一点自言自语。咸鱼了一个月是挺爽的,开学后要更加忙起来了啊。不过,入废狗坑真的太好了。推完第六章之后更加这么想。

评论(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