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u

什么都不会|FGO|刀剑乱舞|型月|基本乙女推

[伯爵咕哒子]甘甜之味

小甜饼好吃😘

槐樱:



“我想吃巧克力。”


有着明亮发色的少女这样说着。她长的不是很高,从外表来看,是可以称之为娇小那一型的,此刻正双手叉腰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着他。爱德蒙挑着眉还没来得及回复,她已经啪嗒啪嗒跑过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了。


“咳……就那个,突然想吃了。”


“突然想吃?”


面对投过来的疑惑目光,藤丸立香直起腰板有些开心的转过头去,“对的对的,我今天啊,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好甜好甜的巧克力山!”她双手比划着,“我左看看右看看没有人,然后就扑上去啃了一口——哇,好吃!那种苦中带甜的味道实在是太棒了——虽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啃胳膊啦,啊哈哈哈……”


爱德蒙饶有兴趣的看着喋喋不休的少女,还心情很好的吐槽她,“那我可以想象,你早上起来的时候胳膊上一定都是口水。”


“都是……也没有那么夸张啦。”立香有些生气的挥了挥拳头,转而有些心虚的漂移了一下眼神,“就……一点。一点点而已嘛!玛修可以帮我作证!”


“作证?你们又不住同一间屋子,怎么作证?”像是想到什么好事一样,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看起来有些恶劣的笑容,指指她,“啊,你的领子上有口水印。”


“诶!?”


藤丸立香呆了一呆,立刻低头去看。她使劲揪了揪领口,露出了一小片白净的皮肤,还有弧度优美的锁骨。爱德蒙的视线轻轻扫过,然后看向她才发现自己被戏弄了而鼓起的脸颊。她的脸离得有点近,染上了浅浅的蔷薇色。


“你又戏弄我!也对啊,都换过衣服了怎么可能会留下口水嘛——”


爱德蒙轻巧的回避了她的抱怨,“可能是我看错了。所以,你想吃巧克力这个话题是到底是想做什么?”真是……该怎么说他的御主呢,这种说话方式,以前果然是把口水流到衣领上过吧……爱德蒙努力忍住快要翘起的嘴角,神情一本正经。


少女的表情一下子又变得有些纠结起来,犹犹豫豫的没有立刻开口。


好半晌她才期期艾艾的张口,“那个……就是,你知道的嘛,之前被下了甜食禁止令,巧克力被达芬奇亲给收起来了……能陪我一起去拿点吗?”句尾已经快被她吞进喉咙里了。藤丸立香自知理亏,但又忍不住把闪亮亮的期待眼神投过去。


 


要说为什么吃个巧克力需要跑来求助别人呢,还是因为不久之前发生的事——


藤丸立香得了蛀牙。


都说牙疼不是病,但病起来真要命,这一句话,她是深切的体会到了。怎么待着都疼,一阵一阵的甚至让她在床上直打滚。最后她也只能捂着有些肿起来的脸颊,愤愤然控诉一起偷偷摸摸吃甜点的伙伴罗曼医生:“明明你偷吃的时候比我还多!为什么最后是我得了蛀牙啊!”


“我……我也不知道啊,立香酱!”罗曼医生一边弱气的苦笑着一边挠头,“可能是……运气问题?”


“……”


“还有要好好刷牙。”


“……我当然有好好刷牙啦笨蛋医生!?”


之后一阵兵荒马乱,藤丸立香总算是没有因为蛀牙而倒下。本来和罗曼医生约好了把这件是当做私下的秘密,却不知道怎么被达芬奇亲给知晓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那个有些危险的语气让立香抖了三抖。她连忙绞着手指讨好的看向达芬奇。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达芬奇在和善的笑,看起来却非常恐怖,“啊,啊哈哈哈……意外,真的只是意外哦?”


“嗯嗯,我懂我懂。”达芬奇继续微笑,语气轻快又坚定,“好,既然如此就免掉你和罗马尼的甜点三个月吧!”


“诶不是吧!!?”“等等为什么我也被禁止吃甜食了!?”


——如上的二重惨叫,在那一天的迦勒底久久没有消散。


 


从那一天起,全迦勒底的甜食都被达芬奇牢牢的掌控住了,哪怕偷偷去求助卫宫也只得到了他用困扰的表情说着“恕我爱莫能助,master”的回复。藤丸立香虽然并非嗜甜如命,但凡事越是被禁止越是容易让人惦记——她已经好几次一边做梦吃甜点一边啃着胳膊醒了。她试探性的问过罗曼医生,结果对方很怂的飞快摇头说还是算了吧算了吧我可不敢去惹达芬奇亲。


眼看着各方求助无果,藤丸立香抱着最后的希望跑来问爱德蒙。


特别是,她才听说前两天买了一些进口巧克力,并且就放在达芬奇的工房里。


咕咚,想到巧克力这个词,她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她几乎能想象到巧克力在口中化开的曼妙滋味。


“不是拿而是偷吧,我亲爱的master?”爱德蒙笑了起来。不是平时那种意气风发的高声大笑,而是看到有趣事物时忍不住捉弄的轻笑。他慢慢凑过去,金色的瞳孔映着少女白净的脸庞。


——闻到了浅浅的香味。


可能是离得太近的缘故吧。那味道闻起来十分甜美,和她常用的洗发水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爱德蒙忽然想起曾经在战场上抱着她奔跑时闻到的香味,专属于她的香气。


 


“——那好吧。”


 


下午的时候,达芬奇难得有事没有呆在工房。不远处,走廊前方的拐角缓缓冒出一根橙色呆毛,接下来是毛绒绒的脑袋。藤丸立香一脸紧张的东张西望,她的任务是帮爱德蒙把风。虽然大概似乎达芬奇不会立刻回来……但还是谨慎些好!她给自己鼓劲似的握了握拳。


其实来拜托爱德蒙也是有原因的。以他超高速行动的能力,去工房里拿一下巧克力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吧,而且一盒就够了。


立香并非没有想过可能会暴露的事,比如正好撞上达芬奇亲回来啦,比如偷偷拿了一盒被发现啦——然而在被禁止甜食半个月后,她实在是忍不住了。虽然也明白对方是为了自己好,但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嘛。


……这样想的话自己简直就像不听话的小孩子一样。虽然从某种方面上来说也没有错啦。


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达芬奇亲存在的时间都比自己要久远的多。她是天才,是伟人,更是迦勒底中一直支援着自己的最温暖的存在。


“……但是……还是想吃巧克力啦。”


所以不好意思啦达芬奇亲,请允许我这一次的小任性吧……!


 


爱德蒙并没有让立香等的太久。仅仅五分钟后,他从达芬奇亲的工房里出来,还很轻松的把门关好。


“你想要的是这个吧?嗯,先去你的房间吧。”


立香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然后拉着他的斗篷快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两个人进去之后,她才长舒一口气,一下子坐到床上,用有些闪亮亮的眼神看向爱德蒙。只见他优雅的拉开椅子坐下,从斗篷下方拿出一小盒包装精致的巧克力。那真的是很小的一盒,从外观来看大概也就能装下几颗吧。


“前面的英文……什么意思啊?呃,算了,chocolate这个词我还是认识的……”立香忍不住向爱德蒙那边挪过去,手才刚刚伸向桌子包装盒的时候,却被他举了起来,“喂喂喂,说好的帮我拿的——分,分你一两颗也是可以的哦?”


“只有一两颗吗?”爱德蒙笑了起来,那笑容不可抑制的扩大,“呵呵呵……库哈哈哈哈!天真的master啊,我似乎只是答应去拿,但并没有说要给你吧?”


“诶?”看着他促狭的笑容,立香一下子没回答上来。“笑……笑什么啊!不对不对,说好了的,是帮我拿的!”


她伸手去够,但无路如何都是只差一点就能抓到。在徒劳无功的几回合往来后,她终于明白过来爱德蒙只是在戏弄自己而已。他看起来心情似乎很好,一直带着笑意,这让立香有些生气的鼓起了嘴。


“……确定不给我吗?”


“那要看你能不能拿到啊。”


与其说是戏弄,不如说是心血来潮这样性质的东西吧。


 


‘我猜立香酱也差不多要忍不住了吧?这里面是据说味道很好的酒心巧克力,记住让她别吃太多——从会不会醉还有会不会再得蛀牙两个方面来说。你要好好叮嘱她哦?毕竟这是伟大的达芬奇亲的特别嘉奖嘛!’


在爱德蒙进去之后,桌子上放着一盒巧克力,下面压着的字条写着如下字样……简直是完全被她看穿了。


藤丸立香已经绷紧神经很久了。随着战斗越来越严峻,她获得的不止是经验的积累,还有疲劳与压力。她不敢走错一步,或者说是不能——因为些许的差错有可能带来不可逆转的绝望。


——她毕竟是拯救世界的最后的希望了。


有多久没有好好露出笑容了?有多久没有这样像个符合年龄的孩子一样任性了?


爱德蒙回想的时候发现,看到的竟然都是她在战火中表情坚毅的侧脸。


就在这一晃神的功夫,因为动作迟了一步——腰被她抱住了。


 


“啊哈!这下子跑不掉了吧!”因为那份冲劲,立香抱着他的腰直接扑倒在地上。才刚得意洋洋的说完,似乎意识到现在这个样子过于亲密了。她的脸再次染上了蔷薇色,但还是硬撑着趴到他身上去够掉落在不远处的巧克力盒子。


但她被他环抱住了。下意识的。


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脸靠的很近。


她的脸很红,嘴唇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明亮的双眼睁的大大的,又显得有些湿润。


“爱……爱德蒙?”


立香的心跳停了一拍。


多么老套的情节。多么微妙的场景。这种——该说是什么样的心情呢……突然间令她难以呼吸的悸动,还有一直促使她总把视线投向爱德蒙的感情,仿佛瞬间在身体里炸开了。它叫嚣着冲向四肢百骸,冲向脑袋,冲上脸颊。


……自己或许看上去非常蠢吧。她突然想。


“笨蛋。”


爱德蒙忽然叹了口气,把她扶了起来。然后捡起不远处的巧克力盒,撕开后拿出一颗巧克力。它是圆形的,外面包着一层锡纸。


“要吃吗?”他问。


“当然!”立香像是为了掩饰什么一样大声的回应。


爱德蒙撕开锡纸,然后——


 


包装的锡纸掉到地上了。但是他和她都没有去管。


原来是这样的味道啊。一开始是苦涩,慢慢化开却是甘甜。咬开内芯,酒精的味道在口腔里扩散。


爱德蒙想着。


的确如达芬奇所说,是很好吃的巧克力啊。


一会再告诉立香不能吃太多这件事吧。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其实这篇是由于flag产生……为了出货的拉二兑现诺言。但为啥不写拉二?因为我感觉写不好他啊(


仍然是甜饼,糖分是好文明啊w


下面是一点自言自语。咸鱼了一个月是挺爽的,开学后要更加忙起来了啊。不过,入废狗坑真的太好了。推完第六章之后更加这么想。

太棒了!我爱大正paro!

萤火之渊:

漫画由【监狱塔漫画祈愿咕哒子倒计时第四天虽然迟到了而且还有一张条漫草图没画完但是已经虚脱了画不动了就这么发吧求求官方给咕哒子漫画吧】小组提供

前面出去玩了mk老师和江江老师帮我代了两天班我还是迟到了,对不起你们

想画了很久的大正paro,虽然并没有表现出想要的效果……

而且不知为何一半都在欺负天草说好的咕哒呢

画时候脑抽把网点图层合了导致导出时有点怪怪的,而且字贼多,真的原谅我吧

会不会有后续呢,我也不知道【小声】


一份简单粗暴的安利

感谢整理安利!

翻江:

国内的粮真的太少了,给和我一样每天刨地三尺找粮的朋友们整理了一下收藏的画エドぐだ♀的太太,排名不分先后,非常不全,金鱼脑子想得起谁就有谁,喜欢请去P站/推特给太太打分/RT。


一个事前声明:


①エドぐだ♀过激推。


②因为太太们基本上都不允许无授权转载,写安利的家伙也非常讨厌看到无授权转载或汉化,所以本文没有太太头像和投稿合集封面之外的配图,十分枯燥,全都是痴汉发言,国内有授权汉化的会贴上链接。


③P站id怎么搜索之类问题不会回答,就是这么不负责的一份安利。


④不懂日语,要不了授权,汉化无能为力。


本安利由【监狱塔漫画许愿咕哒子】小组提供




1.



作者id=1847102


あお太太今天刚把推特上的新图整理成合集发到P站了,所以当仁不让排第一个(不是)


是吃エドぐだ♀和ジュナぐだ♀的太太,创作了很多条漫,画的伯爵又苏又帅,充满少女感的咕哒子无敌可爱,我爱她



作品id=62261319



作品id=64464155




2.



作者id=16636777
藤架ハク太太的图已经大多转为P站好友可见了,所幸国内之前的授权翻译还在


P站只剩下本子通贩的消息(还都是我入坑晚没有收到的)




作品id=61772807



作品id=id=61772836



作品id=62051894




授权翻译合集:








3.



作者id=314780
津义太太还需要介绍吗(抽烟.jpg)


吃鲭ぐだ♀,主エドぐだ♀的太太,粮仓级别的太太


(删掉)R向本子和藤架太太一样好而且多(删掉)



作品id=63382374



作品id=62013132


作品id=59424153



作品id=58369502



作品id=56267840




授权翻译合集:













4.



作者id=9655579


主食ソロぐだ、ゲーぐだ、エドぐだ的太太,画风妖异艳丽,打tag打得很清楚,自行避雷



作品id=62019174



作品id=62606120




授权翻译:






(微博上比较全?善用搜索)
5.



id=1581782


ヤミワラ太太的成熟又很丧的伯爵简直太迷人了……(躺倒在血泊中伸出大拇指)


两个人的互动也可爱得要死,每看一次都觉得我推真rio



作品id=1581782



作品id=56773565



作品id=60792808



作品id=63875379




授权汉化合集:








6.



作者id=2319374


线条帅气利落的太太!也许画得不算特别池面但是就是帅



作品id=61845062



作品id=64343495


带孩子技能满分呢伯爵(伸出拇指)




授权翻译:





7.



作者id=13233177


在推特上比较活跃的太太,p站很久才更一次


老竹太太的エドぐだ我只有一句话要说:结婚,请



作品id=63758145




其实还有很多太太,可能会有下一弹安利


太太们的推特一般在P站上也可以找到,善用搜索功能


最后用一张表情包表达我的心情




低谷期:

2-4卷序章

再画冷色调我就是狗

去甘南旅游,如果没在半路狗带就回来继续画,那会第六卷应该也出了

極道畫師:

来发展子上摸的小乌丸,好像国服目前也开始限段了,祝大家早日抱得小祖宗回家~

少天生日快乐!太太画得真好

【凰】:

✿✿(゜▽)ノ剑圣小大大生日快乐~✿

[伯爵咕哒子]天使病

超美的虐文呀😭

槐樱:

*尝试写的刀片。文力有限请见谅。








(一)


那天气温很高。藤丸立香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外面高达三十六度,但她却恍如未觉似的,紧了紧身上穿的针织衫。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感觉消毒水味飘过鼻腔,吸进肺里的还是医院里阴冷的空气。


她下意识的攥紧了怀里的病历本,指节发白。


回到家的时候爱德蒙已经在家了。他如同往常一样靠在沙发上表情淡漠的读着报纸,听见她进门的脚步声才抬起头。


“你今天回来的好晚……去医院了?”


他眼尖的看到了病历本,而她也并没有遮掩。


“是啊。啊,先吃饭吧。”立香匆匆低头看了眼手表,“等我一会。”


熟练的围上围裙,熟练做起料理。立香将晚餐盛盘,忽然想到今年已经是他们结婚的第七年了。人们常说七年之痒,她和他之间却完全没有这个迹象。立香很清楚,爱德蒙虽然看上去有点冷淡毒舌,但他一直在用自己独特的方式爱着她。


吃饭的时候,她和他唠着家常。


“今天工作怎么样?”


“老样子。新来的后辈今天倒是没给我惹麻烦,也算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的进步了。”


“后辈……是那个叫库丘林的吗?”


“是啊。年轻有干劲是不错,但是记者可不是随随便便当的……我很清楚他希望追查出天使病的原因,可是干着急有什么用。”爱德蒙摇摇头,“愚蠢。”


“也……是啊。”立香温和的笑笑,放在桌子下的左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里。


天使病是一种不明不白就突然爆发的疾病。没有人知道什么是诱因,也没有治愈的办法。人们对它唯一清楚的只有发病症状:病人会逐渐失去各种感官,最终陷入如同植物人般的状态。与此同时背后逐渐长出如天使羽翼一样的纯白翅膀,那翅膀是无法形容的美丽,简直如同扎根于人的灵魂上一样,深深吸食其血肉而成长。


但这也是一种太过残酷的病,随着不断被剥夺的感官,病人能够感受到的世界越来越少。生与死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许多病人在末期会绝望的结束掉自己的性命。


大概唯一能让人庆幸的是,这不是一种传染病。


这明显不是个令人愉快的话题,很快他们开始聊些别的,比如哪里的大卖场正在减价、哪里的年轻人又开始流行什么潮流,这种。立香还笑着跟他抱怨今天明明那么热,自己却忘记带把遮阳伞。


晚饭之后,立香窝在浏览着手机的爱德蒙身边看电视。她随意跳转了几个台,感觉都没什么意思。于是从侧面挂到爱德蒙身上闹他,最后一起滚到了卧室里。在大汗淋漓的运动之后,两人冲了个澡,伴着暮色相拥在柔软的床上。


立香蜷缩在爱德蒙的怀抱里,感到了时间被拉长的错觉。她握着他的手,思绪翻滚,最后轻轻开口。


“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爱德蒙没有说话,只是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


“我……得了天使病。”


……终于还是说出来了,立香想。她知道爱德蒙可能已经发现了——那位于她肩胛部分,小小的、柔软的、致命的羽毛。


“……”


好半响,立香才听到他的声音。


非常轻、又非常沉重的语调。


“愚蠢的……是我。”


那之后的第二天,立香辞去了工作。爱德蒙仍旧作为记者到处奔波,但他明显的增加了陪伴立香的时间。他们没有讨论立香的病,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日子在波澜不惊中缓缓流淌。两个人会在周末的时候跑去爬山,会去泡温泉,爱德蒙还会在下班之后陪着立香去尝试在网上火起来的饭店。


而立香背后的羽毛也在一点点的膨胀。


 


(二)


最先失去的是味觉。那一天,立香一如往常的准备好了晚餐。爱德蒙夹了一口菜吃下,敏锐的感觉到了调味的差异。他看着立香问,还能感觉到味道吗?他的语气接近肯定,而立香也只是有些困扰的笑着,点点头。


 


(三)


立香久违的梦到了过去,才认识爱德蒙的时候。


两个人在高中同班,坐前后桌。但是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交流。立香是典型的好学生,上课认真,从不迟到,成绩名次也名列前茅,是老师同学们都交口称赞的模范生。爱德蒙则跟她完全相反。上课趴着睡觉,迟到早退是常有的事。脸上常常贴着创口贴,露出的胳膊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总是撸着袖子,表情又阴沉又不良。跟他外表唯一不相称的,大概就是总高出立香一名的成绩了吧。


那家伙一定是有抄别人的,学生老师们都窃窃私语着议论。然而不论监考多严,他从来都是刷刷写完之后就趴着睡觉。有一次,被他丢出去的水笔还砸到了立香的头上,也是神奇。从那次以后,立香开始偷偷关注她这个十分特立独行的后桌,但她依然没有勇气去跟他主动交谈。


那天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立香撑着伞走在上学的路上想,到班上的时候袜子怕是要湿透了。水手服上也淋了不少雨,只好摇着头叹息。这时,她发现一个在屋檐下躲雨的人,白色的头发分外显眼。他全身湿透,怀里抱着一只奶猫,沉默的抬头看着天空。


“唐泰斯、同学……?”


对上视线的一瞬间有些慌乱,她急急忙忙打了个招呼。因为不习惯念外国人的名字,稍微打了个磕巴。


“……”


他上下打量着立香,忽然开口。


“你家有养猫吗?”


“诶?没、没有……”


这是新式打招呼用语吗?那一瞬间立香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那正好。你可以养它吗?”他皱皱眉,“这家伙一直跟着我,甩也甩不掉。真是的,想赖上我吗,我可不是那么善良的人啊。”


“诶?”立香呆呆的重复着这个音节,大脑跟不上对话内容。


“不能吗?那算了,我就在这里蹲守下一个人好了。”


“等等我没问题!…………啊。”


反应回来才发现脱口而出了什么。立香打看着他递过来的猫,只迟迟的有一句话回响在脑海里。


——今天看来是肯定要迟到了。


 


醒来的时候感知有一刹那的迟钝。往事如烟般弥漫,立香垂着眼继续回忆。


 


那只猫最后还是被她所收养了。父母随意的说了句“你喜欢就好”便没在管,她抱着膝盖看奶猫在地上打滚,最终认命的叹着气上网查该如何养猫。那只猫小的时候又可爱又粘人,然而长大之后却是变得又爱胡闹又爱对她皱眉头。它还一见到生人就飞也似的溜掉,唯独不躲着爱德蒙。


“……这家伙是当时那只猫?”


他诧异的看着肥了一圈的懒猫,又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向立香。被这眼神看的有些尴尬,立香咳嗽两声才说话。


“先、先说好啦,真的不怪我哦?是它自己长成这样的!”


“……”爱德蒙好半响没言语,“嗯……厉害厉害,真不愧是我的共犯者。”


“……”这回轮到立香无语了。


 


因为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天色已经沉沉进入夜晚。立香又怔怔的回忆了半晌,在听到推门声的时候才回过神。


“欢迎回来……啊。蛋糕?咦,这家不是开在很远的地方吗……”


“今天顺路,我记得你念叨很久了。”爱德蒙把蛋糕放在桌子上,随手脱掉外套挂到衣架上。他活动活动筋骨,看着立香一脸惊喜的打开盒子。


“真不错啊我一直想试试来着的!”立香挖了一口尝试,没有味道,“还是……很好吃的哟。”


 


不久之后,她连嗅觉也失去了。


 


(四)


爱德蒙走上记者这条道路几乎是毫无缘由的。


最早憧憬成为水手,但那不现实。后来,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学的专业,他随手抽了一个写着备选专业的纸团,就这么定下了。


立香知道这件事之后一脸惊愕的看着他,半晌,无奈的叹口气。他以为她要念他,谁知道她只说:“算了,反正是你的选择嘛。”


“那么你呢?你准备以后做什么?”他问。


“我呀……”她被明亮的阳光照耀着,脸上有几分羞涩,“我想成为漫画家。”


但那最终还是没有实现,她成为了一名小学教师。


 


“看这里啦。”


立香敲敲捧着的画板,不满的叫着陷入回忆的他。


“难得我准备给你画个画。虽然好久没拾笔画的是有些糟糕啦,但是请给我一点面子嘛,亲·爱·的·旦·那?”


“怎么会不好看,你随便画。”


爱德蒙摆了个姿势,“喏,来吧!”


“就那样不要动哦!”她匆匆忙忙的低下头,时不时比对着他与画。但那天也是唯一一次主动要求。后来她总在画、总在画,仿佛想把什么用画笔留下似的。画纸堆成册,上面画了他们的家、外面的风景、邻居家养的宠物,一切都在她的笔触下变得温暖而柔软——但最多的还是各种角度的他。


爱德蒙渐渐明白了她的意思,但也不戳破。


——失去视觉以后,立香经常轻轻的摩挲着它们,脸上的表情像是在怀念,又似乎很满足。


 


(五)


“我这样,是否太过自私?”


“你指什么呢?”


“你的病。如果你认为无法忍受了,我会……尊重你的一切选择。”


“怎么会呢,这是我选的啊。”立香浅浅的笑着说,“我承认……我是很害怕啦。真的,害怕的不行……”


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几乎是从医院出来之后,积累的所有悲伤与痛苦,一齐爆发。


藤丸立香只是个不能更渺小的人类。她很怕疼,很怕伤病。而天使病几乎有如慢性自杀。有那么几次,她在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阳台前,身体向外微微倾斜。但理智在最后阻止了她——在意识的黑暗之中,她看到了爱德蒙的脸。


如果我死掉了,虽然很轻松,但是他一定会难过的吧。那个人大概并不会哭。但是一定会在葬礼上沉默的抽着一根又一根的烟。


——可是我忍耐下去又能怎么样呢。除了多双翅膀,我最终会变得跟植物人没什么两样。她想。反复思考,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失声痛哭。


“可是我还是……”


“不想离开你啊。”


 


(六)


藤丸立香的病情在不断严重,磕磕绊绊的来到了末期。她先后失去了听觉和声音,最后在一个温暖的春日下午,靠着藤椅再也没有醒过来。那双洁白的翅膀已经长到了令人无法忽视的地步,轻轻的垂放在地上。


她就像一个浅眠中的、落入凡间的天使。但她也并没有死,她的一切身体指标都与常人无异。


她只是睡着了。


爱德蒙想。


她只是睡着了而已。


——这样反复催眠着自己。


 


(七)


柔软的沙滩上,有一对夫妇正在漫步。这样描述或许不太准确,妻子披着外套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白发的男人推着轮椅似乎在说着什么,那样走了一会,停下来在妻子的脸颊上轻轻落下一个吻。背后的夕阳半沉入海面,余晖将两人的影子无限拉长。


小伙子不感兴趣的收回视线,和同伴继续谈天说地。


“说起来你听说那个记者了吗?叫爱德蒙·唐泰斯的那个。那家伙真是夸张啊,竟然追查一个疗养院两年,在网上曝光了那里做的人体试验,还说那和天使病有关。谁知道是真的假的呢,就一个人的力量想去对付那样有财有势的庞然大物,怕是火不了几天就被压下去了。”


“你说的也对,但是……这世间总需要一点正义。”同伴笑笑,“听说那是个和妻子感情非常好的人呢。”


 


FIN.






最后 @tako 说好的刀片到了!(递

太好看了

【凰】:

火鸡太棒了!我鹤太好看了!!!

半夜鸡血突然摸鱼,顺便投了个录屏→地址戳我


非常平民而且稳的配置,大卫可以换乔老师,大狗可以换罗摩。就算被发牌员制裁/被茨木踹死也可以苟过去✧٩(ˊωˋ*)و✧